上文提到了保罗·赞博尼(Paolo Zamboni )是一名血管外科医生,爱人埃琳娜·拉瓦利(Elena Ravalli)不幸罹患多发性硬化。由于多发性硬化疾病容易复发、治疗效果差,丈夫为了治愈妻子疾病,开始跨学科攻克多发性硬化,寻找新的发病机制和治疗方法。

对于一个古老的疾病,寻找新的发病机制和治疗方法哪有那么容易?实际上,从其妻子患病多发性硬化到保罗找到新的治疗方法,用了10年的时间。十年的时光倏忽而过,如梦一般。保罗·赞博尼和妻子也青春不再,容颜老去。同样,十年也让保罗·赞博尼在事业上开始有所觉悟和改变...

虽然保罗·赞博尼是一名医学博士、血管外科医生,但对科学研究并无多大兴趣,可以从保罗·赞博尼的科研事业和发表论文见一斑。45岁之前,保罗·赞博尼在科研上零产出。

也许是内心的驱动,也许是外界环境的驱使。在45岁时,保罗·赞博尼开始参与搞研究了,并以第7作者的身份发表了一篇SCI论文。好在46岁的时候,保罗·赞博尼以第一作者发表了真正意义上人生的第一篇SCI论文《尿铁血黄素:一种评估慢性静脉疾病严重程度的新型标志物》。此后,慢慢开始在科研有所产出。包括:独立评论《关于"治疗不伴有深静脉功能不全的浅表性和穿孔性静脉功能不全:是否需要常规穿孔器结扎”》和非第一、非共同第一、非通讯作者的系列论文《大肠切除术后早期口服进食:一项随机对照研究》、《XIII因子 V34L基因多态性科调节慢性静脉曲张溃疡进展和延伸的风险》。

不过,量变终究引起质变!在哪里耕耘,就会在哪里收获。在保罗身上也是如此。在保罗47岁的时候,终于开始以第一作者在2年之内发表了5篇SCI论文,研究论文题目主要是《XIII因子增强金属蛋白酶在人皮肤成纤维细胞培养细胞中的作用》、《原发性慢性静脉功能不全穿孔者的病理生理学》、《血清铁和基质金属蛋白酶9变异与肢体慢性静脉疾病和下肢静脉溃疡》、《血色素沉着病C282Y基因突变增加下肢静脉溃疡的风险》、《局部铁超负荷和HFE突变在小腿静脉溃疡发病机理中的重叠》。

看着保罗的论文题目,老婆估计头都大,基本上都是基础研究,对临床能有多少帮助?

这10年是保罗·赞博尼在科研上有所产出的时候,也是患有多发性硬化的妻子不断复发和诊治的10年。

保罗做的研究有用么?作为一名血管外科医生,又是如何和神经系统疾病多发性硬化联系上的?

等待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