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情,他创造了【慢性脑脊髓静脉功能不全】学说
上文提到了保罗·赞博尼(Paolo Zamboni )是一名血管外科医生,爱人埃琳娜·拉瓦利(Elena Ravalli)不幸罹患多发性硬化。由于多发性硬化疾病容易复发、治疗效果差,丈夫为了治愈妻子疾病,开始跨学科攻克多发性硬化,寻找新的发病机制和治疗方法。


续:他,45岁才开始发表SCI论文,但之后改变了多发性硬化的诊疗
保罗·赞博尼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学霸,临床又好,科研也搞得溜。恰恰相反,在45岁才以第七作者发表了人生中的第一篇SCI论文。此后,虽然以第一作者发表了系列论文,但从发表的系列论文题目来看,主要研究下肢静脉系统疾病。

在保罗·赞博尼科研上有所产出的十年内,也是患有多发性硬化的妻子不断复发和诊治的10年。这种内和外似乎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保罗决定研究下多发性硬化到底是怎么发病的?治疗效果如此之差!


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前期的慢性静脉疾病研究和对多发性硬化的文献追溯中,保罗终于发现:静脉系统疾病和多发性硬化症的相似之处:铁介导的炎症。

A:静脉溃疡床上纤维蛋白围绕静脉;
B:多发性硬化患者侧脑室旁病变以静脉为中心同样围绕着纤维蛋白

A:多发性硬化患者病理,细胞内和细胞外铁沉积物围绕着扩张的静脉。
B:在静脉溃疡患者中,细胞内和细胞外铁沉积同样环绕着扩张静脉

A,在多发性硬化患者中,载铁巨噬细胞在细胞外基质中迁移;
B:在慢性静脉疾病患者中,载铁巨噬细胞在细胞外基质中迁移。

保罗总结了慢性静脉疾病和多发性硬化的共同特征:

保罗根据上述共同特征提出假说:与慢性静脉疾病相似,局部铁超载参与多发性硬化的发病机制。

理论依据:主要在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

基础实验:多发性硬化动物实验模型,铁缺乏症不会发生自身免疫性脑脊髓炎。临床研究:在多发性硬化患者中,血清可溶性转铁蛋白受体浓度和血清铁蛋白水平也均高于正常人。

并且偶然发现(发现绝非偶然):

患有多发性硬化的患者在Valsalva动作下颈内静脉有反流异常。

并将上述假设和发现在伦敦皇家医学会EVF-AVF-UKVF三方会议报告并发表在J R Soc Med. 杂志,这是是一个伟大的想法(A big idea)。


保罗对自己的发现无疑是非常自豪的。但个案的发现不能说明问题。

随后,保罗纳入了89例多发性硬化患者,采用经颅多普勒超声分别检查卧位和坐位脑部中深静脉和横窦的血流方向,以及大脑中深静脉收缩期峰值速度、舒张期峰值速度以及阻力指数。发现:在多发性硬化患者中,双向血流(存在反流的)明显增多,大脑中深静脉阻力指数明显增高。

这是第一个研究多发性硬化和脑静脉血流动力学的研究!

上面的发现会影响一个血管外科医生的治疗么?

等待后续